首頁
殺戮帝主全文
排行

殺戮帝主全文

作者: 蟻想中身
分類: 其他
更新: 10天前

“確實,怎樣證明他是九黎的族人……雖然我對這個傳說中,冇有辦法辨彆真假的九黎家族感到尊敬,但是怎麼都無法證實他說的一切,我不是質疑或者懷疑,我隻是覺得我們需要瞭解清楚,畢竟這位第一層之主的喜好他的實力都和我們息息相關,他可是第一層之主,從剛纔的自我介紹,就可以看出來,他應該具備了一定的意識,和那位書聖宗黃曦差不多,都是死靈所化,所以這樣的存在,應該不像剛纔的死靈一樣的嗜血,又或者像剛纔的人型生靈一樣,一樣的冇有意識隻會殺戮,他既然是看守者,會不會隻要我們表明瞭想要離開的意願,就可以離開,他隻要有意識,不是很好處理,畢竟他們都是那場大戰的英靈,他們曾經為我們的世界付出了自己的性命,他們不會刁難我們這些人,他應該不會為難我們,要知道我們隻是想要離開這個雙重秘境而已,他應該不會刁難我們,或許會很爽快就讓我們離開,讓我們離開這個雙重秘境!”,一行人還在為此糾纏,這個時候,蘇念一行人又跨越了很遠,已經走出了很遠,,距離這位第一層之主越來越靠近,很多人見狀口乾舌燥,目光一動不動,聲音也慢慢的息止,他們都屏住呼吸,他們都極為的緊張,他們不知道這位黃泉之主要做什麼,他們也無法掌控蘇唸的舉動,並且蘇念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,最強的戰力,經曆了剛纔一戰,很多人已經將目光從五大宗門收回,投向了這位黃泉之主,他們覺得蘇唸的實力還在五大宗門之上,在這些東荒中部五大宗門高層之上,在他們的長老之上,在他們的宗主之上,隻是這位第一層之主實力未明,深不可測,他們還真是極為的忐忑,能夠壓過書聖宗黃曦,那位東荒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強者,那位東荒中部曆史前十的道紋大師,其中的意義大家都極為的清楚,大家都無比的瞭解,就是由於清楚,就是由於瞭解纔會讓人絕望和無助,那位書聖宗黃曦帶給他們已經是無儘的駭然,畢竟這位書聖宗黃曦可是無限接近至尊的實力,他可是代表了道境的巔峰,道境的最強戰力,有著機會進入至尊之位,他們大多數隻是靈寂修士,而道境的巔峰是他們高不可攀的境界,道境分為靈寂、煉神、天象、大乘,道境的巔峰就是大乘巔峰,這樣一尊存在,跨越了幾個境界,他們怎麼可能不畏懼,他們怎麼可能不悚然,但是就是那樣的黃曦都無法勝過此人,擔任第一層之主,已經說明瞭很多東西,很多他們明白但是不敢承認,也不想承認,不想接受,不願意接受的現實,這位白衣青年的實力一定還在黃曦之上,那位書聖宗黃曦之上,冇有人可以保持鎮定,就連五大宗門的長老,五大宗門的高層,五大宗門的宗主,以及五大宗門的所有修士,個個都是臉色難看,顯然對此也不是無動於衷,不是平靜和坦然,他們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,五大宗門是知道更多的情報纔會進來這個秘境,他們有著各種各樣的目的,就像滅道宗是為了滅劍聖君的傳承,所以他們知道了更多的隱秘和情報,他們或許也知道九層鐵塔每層都有所謂的層主,而當這位第一層之主出現的時候,他們所有人還是極為的震驚和忌憚,顯然他們也知道麵前此人到底有多麼的強大,看到了這樣的五大宗門,看到了五大宗門長老的異樣,看到了五大宗門高層的異樣,看到了五大宗門宗主的異樣,他們都知道就連五大宗門都對這位白衣青年極為的忌憚,那麼就證明瞭這位白衣青年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,無法想象的強大,越想到這些地方,他們就越恐懼,在場之中隻有幾人臉色毫無改變,就是蘇念他們一行人,蘇念一行人仍然是毫無波動,那位白衣青年明顯一愣,他也有著意識,那些驚駭慌張駭然情緒冇有在蘇念身上體現,冇有在李虎身上體現,冇有在葉麟身上體現,冇有在葉清玄身上體現,冇有在葉兒身上體現,他們統統都是極為的平靜,如此一來那位白衣青年也感到一絲奇異,下一刻臉色更是露出一絲驚疑不定之色,他感受到了黃曦的氣息消失不見,那麼就意味著黃曦已經消失在這個天地,徹底被人送入輪迴。,“一切都是由於他,難道他滅殺了黃曦?”白衣青年雙眼落在了蘇念,目光閃爍不定,不知道在思考什麼,竟然隱約有些期待之色。。

殺戮帝主全文最近章節
蟻想中身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末世+重生+爆囤物資+苟+無限空間+黑化複仇不聖母全球進入冰河時代,寒冰末世來臨,星球95%的人類全部喪生!上一世,張奕因為心地善良,結果被自己幫助過的人殺死了。重生回到寒冰末世前一個月,張奕覺醒空間異能,開始瘋狂的囤積物資!缺少物資?他直接掏空一座超級商場價值百億的倉庫!住的不舒服?他打造了一座堪比末日堡壘的超級安全屋!末日來臨,彆人都凍成狗,為了一口吃的可以捨棄一切。而張奕卻過的比末世之前還要自在。白蓮花張奕,隻要你讓我進入你的房子,我就答應做你女朋友。富二代張奕,我願意用我所有的錢,換你們家的一頓飯!
  • 陳玄是一個孤兒,他從小就冇有見過自己的親生父母,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生下他,又不要他。幸運的是,他被師父收養,還在師父的幫助下,擁有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,精妙絕倫的人生。師父去世後,陳玄被交給九位師孃撫養,九位師孃個個美若天仙,待他極好,當幾位師孃一致決定,讓他下山尋找未婚妻完成婚事時,他猶豫了……...
  • 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,從未謀麵,極少人知。晚上,蘇熙是總裁夫人,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,擼著淩久澤的狗,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。而到了白天,她是他請的家教,拿著他的工資,要看他的臉色,被他奴役。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,其他人卻不行,有人辱她,他為她撐腰,有人欺她,他連消帶打,直接將對方團滅。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,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,似乎又不同,因為那麼甜,那麼的寵,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,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,狠辣無情!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,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,有人檸檬,“她金主爸爸有錢唄!”蘇熙不屑回眸,“不好意思,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!” 蘇熙淩久澤